文化名人
  • 艺术名人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名人 > 文化名人 > 艺术名人
张蓉桦——三大舞台的华丽转身
  发布时间:2015-09-15 浏览次数:2117

张蓉桦,女,汉族,1939年生。1954年进入浙江越剧团,从事越剧男女合演事业40余年。基本功扎实,攻花旦兼刀马旦,唱做念打俱佳。

早在十九岁时她就以一部“斗诗亭”的“小六斤”而一跃成为省属剧团的尖子演员。后又因饰演《金沙江畔》中的珠玛公主而一举成名,蜚声剧坛。她勤奋好学、博采众长、创造的许多角色个性鲜明,独树一帜,得到了专家、同行和观众的交口称赞。1985年建立浙江越剧院后被任命为浙江越剧院副院长,兼任浙江越剧院电视部主任。1990年兼任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团长,曾带团三次赴香港演出,并出访泰国、西班牙、法国、比利时、荷兰,演出获得成功。1996年被任命为浙江越剧院名誉院长。

曾任全国第一届文代会代表、全国第四届剧代会代表、浙江省政协委员、浙江省妇女代表、浙江省文联委员、浙江省剧协副主席、浙江省电视艺术家协会常务理事、浙江省戏曲电视研究会会长、全国戏曲电视研究员等。国家一级演员,1993年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人才”荣誉称号。

 

一、从痴迷、勤学苦练到越剧明星 

张蓉桦自小常跟着妈妈到戏院去看越剧,是个十足的“越剧迷”。为了自己崇拜的偶像,还在惠兴女中念初中的她,竟然胆大包天瞒着妈妈和学校,与邻家的小女孩,偷偷从杭州乘火车追到完全陌生的大上海。溺爱女儿的妈妈,拗不过女儿人小鬼大的决定,让她报考了浙江省越剧团。

那时的省越剧团是由省文工团改编的、直属省宣传部文化局的剧团,年青的男女演员都是文工团员,年龄稍大的演员则是从民营剧团吸收进来的,如著名越剧皇后姚水娟、著名小生陈佩卿等,艺术室里有正规的导演、作曲、舞美设计,称得上是人人才济济的新型艺术团体。张蓉桦与20多个小学员作为第一批新鲜血液进入到这个充满朝气、艺术氛围浓郁的艺术殿堂。
每天在昆曲老师姚传芗、沈传锟的严格指导下,接受一系列跌、打、滚、翻的基本功训练。迷恋越剧的张蓉桦如饥似渴,像上足了发条的小闹钟,从早到晚不停地蹦跶练习。她的勤奋与天赋被姚水娟老师发现,得到她手把手、一招一式的悉心传授。2年后“放单飞”登台演出,演的是《拾玉镯》中的孙玉姣。

可惜她当时的嗓子並不好,唱四句“清板”气息就顶不住,声音会发抖。戏曲演员首要的条件是“唱”,不解决嗓子问题有再好的形体基本功也成不了大器。退缩就意味着放弃,怎么办?好强的她决心要用勤奋去改变现状。她跑进食堂,求老师傅每天天亮前一定要叫醒她。为了不吵醒同室的学员,她将一根细绳拴在自己的手腕上,绳子的另一端从楼上的窗口垂到地上,老师傅只要一拉绳子,她就可以立马起床。以后不管刮风下雨,她都一个人跑到西湖边的断桥上吊嗓子。寒冬下雪,冻得眼泪鼻涕直流,双脚冻得僵硬开裂,她都咬牙坚持从不间断。为了不走弯路,她又抽出演出的空隙,自费到上海向声乐老师学习“咽音”发声法。咿咿呀呀几年如一日持之以恒。功夫不负有心人,果然她的嗓子从音量到音质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演唱水平也突飞猛进。

张蓉桦的勤学苦练是出了名的。她不但重视唱做念打的基本功训练,在文学修养上也肯下功夫。大暑热天,洗完澡的学员大都在楼下天井里乘凉聊天,而她却能静下心躲进蚊帐内看书、写札记,还啃起斯坦尼的表演体系。她还特别喜欢观察模仿周边的人和事、各种走路姿态、面部表情,都细致地写进“演员日记”里。看似微小的积累,旷日持久,确实是一笔创造角色的丰厚资源。

1959年,越剧团排练著名编剧胡小孩编写的农村戏《斗诗亭》。剧团领导把该剧主演之一的“小六斤”交给张蓉桦演。她在大戏中挑大梁,既惊喜又惶恐,她决心要争气,决不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第一步首先要在人物性格的刻画上下功夫。为了逼真地表演“小六斤”在天黑风大的环境中去抓癞蛤蟆的情景,她想到用“灯笼”这个道具做文章。大胆吸收了古装戏中用的“拂尘帚”“马鞭”程式中的手法,又融进了传统程式“劈叉”、“鹞子翻身”“矮步”等动作,结合现代生活及角色当时的性格特点和规定情景,加以变化改动,创造了一组提灯笼抓蛤蟆的舞蹈。舞蹈中有“小六斤”猛然见到毒蛇的情节,她大胆地吸收了芭蕾舞中,双脚尖突然竖直的技巧。“咚”的一下站住,大喊“蛇”(表示她毛骨悚然),又将灯笼从手中向头顶后方猛烈甩出,再用竖直的脚尖急速后退“反劈叉”倒地,再用“剪刀花”跳起,配合瞪大的眼睛、张大的嘴巴。“九里湾”这一重场戏,高潮迭起,环环相扣,“小六斤”的形象塑造成功,得到了一致好评。1960年上海天马电影制片厂将《斗诗亭》拍成了电影。《浙江日报》连续发表了多篇文章给予赞扬,还以“生活·笔记·舞台”为题,发表了她的“演员日记”。

勤奋得到回报,“小六斤”脱颖而出,张蓉桦也被省委、省文化厅批准为省属剧团的尖子演员,作为最年轻的代表赴北京出席了全国第一届文代会。接着她又塑造了与“小六斤”反差极大的古装戏“挡马”中的刀马旦“杨八姐”(在为毛主席专场演出后,受到毛主席的亲切接见)。用著名编剧顾锡东的话说:“张蓉桦是演什么像什么,小旦、花旦、刀马旦、闺门旦、甚至白发苍苍的老旦,演出水平都是一流的。她塑造的《金沙江畔》中的珠玛公主、《雏凤凌空》中的杨排风、《云中落绣鞋》中的高郡主、《朝阳沟》中的银环、电影《半蓝花生》中的晓华娘等,都性格鲜明、栩栩如生有口皆碑。”张蓉桦成为了越剧明星。

但“文革”夺走了她们这一代人最宝贵的艺术青春,风华正茂的张蓉桦被赶下舞台到伙房打杂、到传达室看门。等到拨乱反正时,他们都已过了而立之年。

1979年浙江越剧二团恢复,集中了顾锡东、胡小孩、曾昭弘等一流的编剧,创作完成现代戏《强者之歌》的剧本。张蓉桦有幸担纲主演外柔内刚的共产党员张志新,她终于又回到了魂牵梦萦久违了的舞台。她用沉淀了10年的积累,用眼泪用心血尽情地演绎、讴歌着人们心中的英雄张志新。当《强者之歌》首场公演的帷幕徐徐落下,鸦雀无声的剧场,顿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越剧先辈袁雪芬、傅全香、王文娟等老师激动地走上舞台,热情地与张蓉桦拥抱、握手、表示祝贺。袁雪芬老师称赞:“真实细腻、感人至深,看后很激动。表演是现实主义的,演出是成功的。”王文娟老师说:“浙越二团是我们演现代戏的榜样,做到了写戏、写人、写情。”傅全香老师说:“情真意切,我禁不住几次流出了眼泪。《强者之歌》应该在浙江越剧二团的历史上,在越剧现代戏史册上注上一笔。”《人民日报》《新华社》《人民戏剧》《浙江画报》等都为此演出发表了热情赞扬的文章和照片。

勤奋的她还连连在创作中结出丰硕的成果。由她编撰的“现代戏表演新程式”就有5套:“灯笼组舞”“芭蕉扇组舞”“雨伞组舞”“纱巾组舞““草帽组舞”,并曾在上海《小舞台》杂志、戏剧报登载。她创造了“现代戏女角台步十六种”,为塑造不同的现代戏人物提供了形象的教材。

 

二、从越剧明星到电视导演、到浙江省越剧小百花团团长的华丽转身,她的成功一时成为业界的焦点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给艺术领域带来了勃勃生机,浙江“小百花”的出现,给越剧事业展现了一片多彩的天地。1982年,张蓉桦作为特邀演员随“小百花”赴香港演出。然而当年已经40出头的她,并未因为演出的成功而感到欣喜,留给她更多的是思考和忧虑:艺术层面的新陈代谢,是不容改变的客观规律,“文革”前的越剧明星毕竟已人到中年。

刚好,越剧二团的现代戏《桃子风波》,由于生活气息浓,反映农村婆媳矛盾的剧情,既生动又具有教育意义,被浙江电视台选中,作为全国第一部用实景拍摄的戏曲电视剧推向屏幕。张蓉桦是《桃子风波》的女一号,实地拍摄就像给她进了免费的培训班,使她对戏曲电视拍摄的整个流程印象深刻,对有关导演、摄像、灯光、音乐、舞美方方面面的综合性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她又在电影《斗诗亭》《半篮花生》扮演过重要角色,让她对“镜头”前的表演方法与分寸积累了不少的知识。命运之神冥冥之中给她开启了人生道路的另一扇窗户。多次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为她从演员转向戏曲电视导演打下了基础。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张蓉桦和她的几个志同道合的同事紧紧抓住“越剧与电视联姻”这个契机,大胆地行动起来搭上顺风车——与省电视台合作,请来省台导演、摄像等技术人员把关,租来摄录设备。就这样由张蓉桦、江涛二位新导演执导,拍出了越剧团第一部戏曲电视剧《胡图青天》,竟然得到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颁发的首届中国戏曲电视剧“鹰像奖”之进取奖。这个奖给了他们莫大的鼓舞和信心,也给他们日后的艺术之路开辟了新的领地,成了张蓉桦艺术生涯中的第二个转折点——由舞台演员转行戏曲电视导演。

1984年浙江省越剧院成立。张蓉桦被任命为浙江越剧院副院长,兼任电视部主任。新成立的电视部,除了2间空荡荡的办公室,一无资金、二无设备。在一穷二白的现实面前,院内外一些同志担心、怀疑“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是,这些刚改行的“电视游击队”团结一致、自力更生、不向上伸手、不贷款借债,硬是凭着领导的支持,凭着昔日舞台上的名气,放下明星的“架子”,丢掉“虚荣”的面子,到省内的一家家企业中去筹集资金。用他们对越剧事业的执著和真诚,感动了企业老总和厂长并慷慨解囊,资金难关迎刃而解。他们又靠着集体的智慧,挑中了越剧折子戏《九斤姑娘》,用“二抓、六改、一突出”的思路对该剧进行改编。“二抓”就是抓影视特点、抓戏曲味儿;“六改”就是改剧本、改音乐、改程式、改念白、改节奏、改服饰;“一突出”就是要突出地方特色。张蓉桦还在导演阐述中强调:“九”剧不是洋酒“威士忌”,也不是“贵州茅台、洋河大曲”,必须是地地道道的“绍兴黄酒”。一定要塑造出集智慧美、人情美于一身的“九斤姑娘”。

为了把资金用在保证拍摄质量上,他们算计着用钱,摄制组住最便宜的招待所、吃最低标准的伙食,靠着艰苦创业的战斗精神,克服了一个个困难,《九斤姑娘》终于摄制完成。在省电视台播出后引起轰动,赢得了领导、专家和观众的一致好评,并荣获中国广播电影电视部颁发的第八届(1987年)全国优秀电视剧“飞天奖”一等奖、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颁发的第二届中国戏曲电视剧“长城”奖一等奖。省文化厅和越剧院为他们召开庆功会予以嘉奖。

继后,浙江越剧院电视部马不停蹄、再接再厉,拍摄了越剧《胯下将军》,获第十一届(1990年)全国优秀电视剧“飞天奖”二等奖(与淮安市人民政府合作);越剧《石钟缘》,获中国电影电视记者协会、中国电影评论学会颁发的全国首届录像节目“风雷杯”一等奖(与九江市人民政府合作);曲艺莲花落《翠姐姐回娘家》,获中国戏曲电视剧评奖委员会颁发的全国电视戏曲一等奖、最佳导演奖、最佳编剧奖、最佳摄像奖;越剧《孔雀东南飞》,得到全国18万张选票,荣获全国大众“金鹰奖”优秀戏曲片奖;自编自导的越剧《茶妹情》,获“牡丹奖”一等奖;曲艺莲花落《大年三十》,获“飞天奖”一等奖、全国电视戏曲剧一等奖。张蓉桦10多年中拍摄了近20部戏曲电视剧,每部都得奖,为此,在1989年被全国戏曲电视剧评委会评为最佳导演;全国戏曲电视十周年庆典中再次被评为最佳导演奖;后又被评为全国百佳老电视艺术工作者称号。她被业界誉为“得奖专业户”。

 

三、任越剧小百花团团长,挑战新的人生

1990年,张蓉桦被紧急叫到省文化厅,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沈辉同志向她宣布:“离开电视部,立即到省小百花团兼任小百花团团长,需在两个月内排出六台大戏,赴香港演出。赴港演出的协议已经签订(当时香港还未回归,所签合同不能违约)。”决定来得突然,张蓉桦一时也惊得目瞪口呆。以前,剧团里1个月排1台大戏就很紧张,现在2个月要排6台大戏,还是签好协议、定好时间去香港的政治任务。这么重的担子能挑得起来吗?纷乱的思绪让她彻夜失眠了。她想:电视导演当得好好的,这一下不是又要另起炉灶再次改行了吗?而这个“刀尖上”的团长自己招架得住吗?……最终党性战胜了恐惧,她决定挑战自己去饰演人生中另一个崭新的角色。

走马上任第一天,厅长在大会上宣布了任命,在不太热烈的掌声中,突然有人站起来发言:“请问张团长,你当团长有多大的权力?”气氛不对,张蓉桦敏感到这像是给自己的“下马威”,一时间她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变得十分冷静,她用舞台上演出的洪亮声音大声回答:“我用省委宣传部沈辉同志的话回答你:‘张蓉桦同志,请你代表省委、省文化厅去小百花团兼任团长,有人权、财权!’顺便再告诉大家,乌纱帽就搁在我的手上,谁不服现在就去反映,还来得及把官帽拿走。本人有电视导演专业,立马走人。”一段没有硝烟的插曲,在一阵掌声中平息。还别说,连张蓉桦自己都奇怪,经过这一回合的较量,她反倒信心满满。怕什么,无私便无畏。她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下以下的话自勉:“慬慎、稳妥,踩好每一脚,走实每一步。成功永远钟情于持之以恒、勤奋努力的人。”还暗暗告诫自己:“万事尽从忙中错,得道多助公为先。”她决定大刀阔斧地上岗,时间紧迫容不得半点耽误。为了绝对保证完成赴港任务,快刀斩乱麻立即行动。她首先把团拉到杭州郊区进行封闭式排练。立下严格的纪律:“出访前一律不得私自外出。如有人违纪,立即取消出访资格。”第一道禁令就来势汹汹,人们对新来的团长刮目相看。

万事开头难,2个月6台戏的日程,时间只能按1440个小时来安排。剧本不理想,立即请一流编剧改。导演人手少,立即外聘。用剧本定稿完成的时间顺序,有计划、有步骤地将演员分成几个剧组,一日三班进行交叉式的排练。音乐、舞美、行政后勤各司其职,责任到位、分工不分家。张蓉桦则不间断地在各个剧组巡视,哪里有矛盾,就冲到哪里当场解决问题。她牢牢控制着整个日程的进度,外表看起来,她胸有成竹,然而她内心那种分分秒秒的精神焦虑和压力却是难以言喻的。

有志者事竟成,靠着党组织有求必应的强大后盾,靠着全团演职员同心同德的奋力拼搏,终于在2个月内如期突击赶排出《西厢记》《汉武之恋》《卓文君司马相如》《相思曲》《胭脂》5台大戏,《何文秀算命》《断桥》《包公陪情》等一台折子戏,圆满出色地完成了赴港演出任务。随后,她还带团出访了泰国、日本、法国、荷兰、西班牙、比利时等国家,演出成功,并得到驻法使馆的通报表扬。

从舞台上的越剧明星,毅然改行为电视导演,又受命改行,担任浙江省越剧院副院长兼小百花团团长。一生中经历这3个职能迥然不同的角色演变,却能华丽转身取得成功。张蓉桦的传奇生涯,一时成为业界的焦点。

如今,花甲老人退休多年,因身体原因对业界的动向久不过问。她相信在新一代同仁的努力下,一定会排出更多好戏,拍出更多的好电视剧来再创辉煌。

 

业绩与荣誉

1961年以饰演《金沙江畔》中的珠玛公主而一举成名,蜚声剧坛。先后演出的代表作有《斗诗亭》中的林小红、《雏凤凌空》中的杨排风、《挡马》中的杨八姐(1960年毛泽东主席观后接见)、《云中落绣鞋》中的高郡主、电影《半篮花生》中的晓华娘、《龙江颂》中的江水英、《红云岗》中的英嫂、《强者之歌》中的张志新,《十一郎》中的徐凤珠等。积演现代戏的经验,编摄表演新程式“纱巾”“灯笼”“雨伞”“草帽”“芭蕉扇”等舞蹈动作5套,均由上海《小舞台》杂志出版。论文《谈戏曲现代戏的表演身段动作》载上海艺术研究所出版的《戏曲现代戏导演、表演论文集》;

执导越剧电视剧《九斤姑娘》荣获全国电视剧“飞天奖”一等奖、全国戏曲电视剧“长城奖”一等奖;《胯下将军》荣获全国电视剧“飞天奖”二等奖;《石钟缘》荣获全国首届录像节目“风雷杯”一等奖;执导的首个曲艺莲花落《翠姐姐回娘家》获全国戏曲电视剧一等奖、最佳导演奖、最佳编剧、最佳摄像4个单项奖;《大年三十》获全国电视剧“飞天奖”一等奖、全国戏曲电视剧一等奖;自编自导的越剧《茶妹情》获浙江省“牡丹奖”一等奖。为此在全国戏曲电视十周年庆典中被评为最佳导演奖。2000年荣获全国百佳老电视工作者称号。


 


 

附件:

《杭州当代文化艺术名人》.pdf


附图:




© 2015 杭州紫阳文化艺术交流中心  联系电话:0571-87997719  浙ICP备13035709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202000355号
技术支持: 
  浏览统计:1204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