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
  • 艺术名人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名人 > 文化名人 > 艺术名人
林为林——昆曲艺术的传承人
  发布时间:2015-09-15 浏览次数:2112

林为林,男,中共党员,著名昆剧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浙江昆剧团团长。1992年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人才”荣誉称号。浙江省第十二次党代会代表,第七届、第十一届人大代表。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昆曲项目传承人。中宣部“四个一批人才”、浙江省委宣传部“五个一批人才”。他9岁学艺,1978年入浙江昆剧团。师承张正堃、邱唤、沈斌、曲永春、魏克玉等京昆名家。受益于著名昆剧表演艺术家周传瑛和京剧表演艺术家历慧良的指导。林为林是浙江昆剧团第四代“秀”字辈演员,他扮相英武,台风沉稳,功底扎实,以长靠、短打武生戏见长,腿功尤为叫绝,享有“江南一条腿”之美誉。其代表作有《界牌关》《挑滑车》《夜奔》《探庄》《试马》《钟馗嫁妹》,及新编历史剧《暗箭记》《吕布与貂蝉》等。曾多次赴香港、台湾、日本、泰国等地讲学、演出,享有盛誉。

1994年开始任浙江戏曲会演评委,浙江省高级职称艺术类评委。现为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浙江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浙江省院团长管理委员会主席,浙江省艺术职业学院客座教授,台湾“国立艺术大学”客座教授,香港城市中文大学驻校艺术家,中国昆曲研究会常务理事,浙江昆研会副会长,中国表演学会常务理事。

林为林,1964年出身于绍兴一家书香门第。童年的他喜欢看样板戏,当年戏票2分钱一张,他把零用钱全花在看戏上面。姐夫是浙江绍剧团的名角,他就跟着姐夫,戏演到哪就看到哪。姐夫看他喜欢看戏,人又长得清秀,四肢还灵活,就让他学些舞台基本功。

1978年,样板戏时代结束,传统戏曲恢复,各大艺术院校开始招生,中国戏曲学校(即现在的中国戏曲学院)、温州越剧团、浙江昆曲团到绍兴招生,正在读初一、14岁的林为林自作主张,偷偷地都报考了。当3张录取通知书同时寄到家时,一直信奉“唯有读书高”信条的爷爷狠狠训斥了他,“男孩子应该好好读书,以后去参加高考”。倔强的林为林不愿放弃自己的舞台梦想,居然绝食3天以示抗议。终于,家人拗不过他,替他选择了浙江昆剧团。原因有两个,一是昆曲是百戏之祖,二是杭州离绍兴比较近。1978年9月20日,林为林一根扁担,挑着一卷铺盖,一只箱子,来到了位于黄龙洞的浙昆老团部,开始了他的昆曲人生,迎接他的是昆剧传字辈著名表演艺术家周传瑛、王传淞。时隔30多年,他还清楚记得第一节课上周传瑛老师的教诲:“要想学好戏,首先要学好怎么做人。”

他刻苦努力,21岁荣获第三届中国戏剧“梅花奖”,26岁被评为国家一级演员,28岁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人才”称号,38岁担任浙江昆剧团团长;2007年荣获第十届中国戏剧“梅花奖”,成为“二度梅”得主。

 

一、对昆曲难以割舍的情怀,他放弃了外面世界的各种诱惑,坚守了下来

1976年“文革”结束后,传统昆曲艺术百废待兴。1978年,林为林被选进了浙江昆剧团,老一代艺术家满怀热情和期盼,像灌溉小幼苗一样全身心地教育年轻的孩子们,希望昆曲艺术能传承下去。昆曲学习的第一年,大家都一起学基本功,他凭着6年的底子和刻苦学习,受到老师青睐,成了班长。第二年分行当,好动且身体协调性好的他就被老师选去演武生。回想往事,林为林对老师们充满了感激之情:“夏天,练功房不够,我们就在烈日下,戴着斗笠草帽,穿着劳动布的工作服,老师在边上拿着扇子守着。手眼身法,一招一式,老师在前面做,我们在后面跟着学。有时候一个山膀,就要半个小时。这样的教学,给我们打下坚实的基础。”

1982年“小百花”汇演,小荷露出尖尖角,林为林获得小百花奖。自此接下来的几年,在周传瑛老师的联系下,他走南闯北,先后拜访了北京、天津、江西等地的名师,他如一块海绵般渴求知识,共计学会了五六十出戏,艺术水平为之突飞猛进,他说:“学艺很艰苦,学戏很清苦,但我觉得很充实。”功夫不负有心人,1986年,21岁的林为林收到一纸通知,上面写着他得了“梅花奖”。初出茅庐的他,完全不明白“梅花奖”的分量,当他站到领奖台上,发现与许多艺术名家同台领奖、自己是最年轻时,这才明白:自己攀上了艺术人生的第一个高峰。

20世纪80年代后期,受电视、流行音乐等新兴艺术形式的冲击,传统戏曲突然失去了市场,这对刚拿到梅花奖的林为林来说,就好像刚攀上一个高峰,还未来得及欣赏风景,便一跤跌倒谷底。把昆曲艺术视作自己的生命,把梦想、爱好、追求、生活、生存全部与昆曲融为一体的他,突然发现失去了自己发展的土壤。整个剧团一年演不到20场戏,分摊到每个演员头上,每个人都没什么演戏的机会。不景气的大环境,让浙江昆曲团流失了大量人才,60个同学纷纷转行,有的走进了影视圈,出国的出国,嫁人的嫁人,甚至有的包鱼塘、开出租车去了。

深陷迷茫中的林为林也一度失去了人生的方向,远在维也纳的朋友为他申请了一份当地的劳动工作证,还替他垫付了2万元的保证金。为了能在国外谋生,他学习篆刻,在楼外楼配菜,甚至还考了一个三级厨师证。他曾经3次跑到北京去办签证,在大使馆排好长的队,但每当临近窗口时,他便犹豫了。就这样,他3上北京,3次都放弃了签证的机会。

在这期间,他还在《大路朝天》、电视剧《怪侠》《士敏土协奏曲》《绍兴师爷》等七八部影视剧中担纲主演或重要角色,经济收入自然比他在团里演戏要可观得多,但每次拍完戏,他的内心总不爽快,因为他离不开舞台。“有人有烟瘾,有人有赌瘾,而我是有戏瘾,演戏上瘾啊。当你用汗水换来观众的掌声,那种幸福感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比拟的。”就这样,抱着对昆曲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他放弃了外面世界的各种诱惑,坚守了下来。

“有没有希望,有没有未来,谁都不知道。这种心底之苦,是真正的苦。”当时的林为林,身体状态正值巅峰,对于一个武生来说是最好的年纪,可是除了领导人接见时演一段10分钟的《三岔口》,以及一些汇演外,商业演出一场都没有,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9年之久。

 

二、对昆曲的“保护、继承、革新、发展”

1993年,浙江昆剧团第一次赴台演出。在那里,林为林找回了舞台的感觉,他的出场轰动了台湾,《联合报》《民生报》大尺幅刊登他的剧照。
2001年5月18日,昆曲终于迎来了转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了世界首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名录,在来自世界各地的19个项目中,中国昆曲以全票荣登榜首。同年,林为林任浙江昆剧团团长。

我国文化部对昆曲提出了“保护、继承、革新、发展”的方针。林为林认为:“昆曲是口口相传的艺术,没有保护,哪来继承?”他上任后的第一件事情,给大家发3张表,摸摸家底。“世”“盛”字辈老师的表格上写:“您会什么戏?想录什么戏?想教什么戏?”给与他同龄的浙江昆剧团“秀”字辈演员的是:“会什么戏?想录什么戏?想演什么戏?想教什么戏?”“万”字辈年轻学生拿到的是:“会什么戏?想学什么戏?”这一调查发现,整个浙江昆剧团演员会200多场折子戏,几十部大戏。林为林列出了三年计划,整理、录制100出折子戏,并发行出版,至今已整理了170出折子戏。响应浙江省文化厅制定的“新松计划”,给“万”字辈创造机会,他亲自执导的、由“万”字辈主演的青春版《蝴蝶梦》,获得满场喝彩。

一出历史剧《公孙子都》,让林为林攀上人生的第二个高峰。以往的昆曲舞台以文戏为主,而《公孙子都》属于文武并重。这出戏,让他获得2007年第十届中国戏剧“梅花奖”,成为“二度梅”得主;第八届中国艺术节“文华优秀表演奖”。《公孙子都》也给浙江昆剧团带来荣耀,2006年获第三届中国昆剧节“优秀剧目奖”,2007年获第八届中国艺术节“文华优秀剧目大奖”,2008年,再次摘得“2006—2007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桂冠,2009年,在巴黎再获法国塞纳大奖。

《临川梦影》是林为林在昆曲革新与探索方面的大胆尝试。演了一辈子武戏的他,第一次执导却选择了文戏。剧中演绎了汤显祖的《临川四梦》中的经典片段,原著四本182出戏,浓缩整理成2小时,很多初涉昆曲的戏迷,不由得大呼过瘾。

林为林认为,作为世界非遗的昆曲,受到国家的保护,但决不能成为博物馆里的艺术,要创新求变,适应时代需要,他提出了昆曲艺术要校园化、都市化、旅游化和国际化。他提出“移步不变形”的昆曲革新宗旨,即变的是要适应现代人的节奏、现代人的审美需求,昆曲艺术本身的魅力不会变,昆曲的表演体系不能变。他认为:“只要是真正的艺术,是没有国界的。而且,越是中国的,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林为林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他带浙江昆剧团相继在英、法、美、日、韩、泰等国及中国港、澳、台地区演出,受到热烈追捧。作为“文化使者”,他每到一地演出间歇,都开设“昆剧鉴赏”讲座,向外国观众介绍东方艺术奇葩昆剧的表演体系和独特风格,通过开门、关门、上楼梯、骑马等动作向观众讲解中国戏曲的虚拟性和程式化等特点,并通过对历史人物及角色行当惟妙惟肖的现场演绎,表现昆曲委婉、细腻、抒情性强的特点。

他说:“帮助年轻人,传承艺术,是我们中年一代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不求大富大贵,只想过平淡的生活,把昆曲艺术传承下去。”他正接过周传瑛、汪世瑜手中的接力棒,沉甸甸地握在手中,信心十足地继续前行。

 

业绩与荣誉

林为林从业30年来,爱岗敬业,执着坚守,把艺术深深扎根于人民群众之中,为浙江昆曲、昆曲艺术的传承与发展作出了显著的贡献。代表作有《界牌关》《挑滑车》《探庄》《钟馗嫁妹》《试马》,及新编昆剧历史剧《青虹剑》《吕布与貂婵》《雷州盗》《公孙子都》《红泥关》《十面埋伏》等。曾多次为邓小平、彭真、江泽民、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演出,广受赞誉。

林为林曾于1985年、2007年分别荣获第三届、第十届中国戏剧“梅花奖”;2002年荣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中国文化部联合颁发的“促进昆曲艺术奖”;2005年荣获第九届中国戏剧节“优秀演员奖”;由他领衔主演的新编昆剧历史剧《公孙子都》自2007年荣获第八届中国艺术节“文华优秀剧目奖”,他个人因饰演公孙子都一角荣获“文华表演奖”及“观众最喜爱演员奖”后,又于2008年,荣获“2006—2007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奖’”和“中国戏曲学会奖”两项大奖。

2009年在第四届巴黎中国戏曲节上荣获“塞纳大奖”。

此外,林为林在表演艺术上做到了独树一帜,在编剧与导演水平上也日显功力。为了求得艺术上的不断超越,他在职参加了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研究生班的学习,毕业后导演了昆剧《临川梦影》、《蝴蝶梦》、御庭版《牡丹亭》及“佛教原创昆剧三部曲”(《未生怨》《解怨记》《无怨道》),婺剧《穆桂英挂帅》《骆宾王》等众多舞台作品。

 

 

附件:

《杭州当代文化艺术名人》.pdf


附图:




© 2015 杭州紫阳文化艺术交流中心  联系电话:0571-87997719  浙ICP备13035709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202000355号
技术支持: 
  浏览统计:1204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