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
  • 艺术名人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名人 > 文化名人 > 艺术名人
翁国生——京昆武生的气场
  发布时间:2015-09-15 浏览次数:1959

翁国生,男,京昆武生、导演。先后毕业于浙江昆剧团学员科班、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和之江艺术学院美术系。翁国生多才多艺,能演能编善导,他曾在戏曲舞台上塑造了“能行探子”“哪吒”“卞九洲”“安敬思”“寒号鸟”“保叔”“孙悟空”“阿吉”等众多独具特色的人物形象。近几年来,他又先后在浙江和全国各地导演了数量众多的新型舞台剧目和综艺晚会节目,深受海内外观众的喜爱和欢迎。

翁国生先后出访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希腊、塞浦路斯、土库曼斯坦、日本、泰国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学术讲座和戏曲表演,受到海内外社会各界的欢迎和好评。

现任浙江京剧团团长、浙江省政协委员、浙江省文联委员、浙江省京昆艺术中心艺术总监、浙江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浙江省戏剧导演学会会长。国家一级导演,国家一级演员,他二度荣获国家政府表演艺术最高奖“文华表演奖”,并获得了获第十四届中国戏曲“梅花奖”、中国戏剧导演最高奖“文华导演奖”、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主角奖”、中国京剧艺术节“特别荣誉大奖”,并16次荣获全国各类戏剧会演的“导演金奖”,2004年他获得了“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并被国家文化部、人力资源部联合授予全国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全国德艺双馨优秀共产党员”和“全国十大艺德楷模”的荣誉称号。

 

一、翁国生的戏剧人生

 

翁国生幼时在父亲的影响下,4岁时便喜欢画画,朦胧的愿望是想当个画家。他父亲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舞美系,知道画画的艰辛和痛苦,不愿让儿子走自己的道路,想让儿子学戏。那年,中国戏曲学院来杭州招生,父亲便对他说:“考上了这个学校可以学画画。”翁国生不知道父亲隐瞒了事实,欢天喜地地去考试了,老师看他长相可爱,便说:“你唱支歌吧。”他唱完歌后,当时浙江昆剧团的当家花旦沈世华把翁国生拉到身边:“你不要考试了,来昆剧团吧。”过几天,中国戏曲学院、浙江昆剧团和浙江省艺校的报到通知单都寄到了他家里,外婆舍不得外孙离开她,离开美丽的杭州,于是,他便进了浙江昆剧团的大门。

他每天早上6:30就得起床,上午是练功,下牛仍是练功,他迷惑了:“怎么不教画画?”老师和同学都笑了,说:“你是学武生的,不用学画,再说这儿也不教画画。”翁国生只得失望地开始了艰苦的学员生涯。刚开始时他的自身条件比不上别人,又从未练过功,业务成绩是倒数的,在学员班里,他就成了大家的笑料。可他的性格很倔,他发誓要苦练武功,超过所有人。他把沉重的铁砂袋放在膝盖上压腿,硬是把腿压成了弧形;双腿打不开成一字,就在睡觉时把两腿分开成一字形绑在床架上,每天早晨醒来,双腿麻木得像不是自己的似的;早练四点半,晚练十二点,整整坚持苦练了几年。同班16个学同一门开蒙戏的学员最后只剩下他一个,1980年全省戏剧会演时,他演的是压轴戏,成了学员班6个提前转正成浙江昆剧团演员中的一个。

昆剧因为是古老高雅的剧种,演出的机会本来就少,翁国生更是没机会上台,他苦恼万分但又不自我消沉,开始提高自己的文化素养。他通过自学念完了初中和高中,后来又取得了浙江省之江艺术学院美术系的大专毕业文凭。“改行,不当演员了”的念头曾经跳了出来,但同时,幼时他天蒙蒙亮苦练功夫的情形又全部从记忆底层泛了上来,他对自己说:不,决不能这样无声无息地离开。那时,著名小生汪世瑜当了昆剧团业务副团长,汪团长一直默默关注翁国生的成长,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你不要改行,会给你机会的。”翁国生觉得远处仿佛有一点亮光在跳动,在召唤。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了良师张金龙,他北上徐州,住在张金龙家里,一招一式地学,听其中的艺术理论。他学了一折昆曲武戏《夜巡》参加省新剧目会演,评委们都对这个初出茅庐的新人评价很高,《夜巡》得了会演的“表演一等奖”,紧接着又得了全省的十佳青年演员“新花奖”。这是翁国生7年演员生涯中的第一块奖牌,也是对他艺术上的承认,对他辛勤付出的回报。

接着,张金龙、汪世瑜、张善麟等前辈又一起帮他出谋划策,改革传统折子戏。在他的努力下,1996年,他凭借着独创的昆剧武戏《飞虎峪》、《问探》、《金刀阵》和神话大戏《寻太阳》,一举获得了第十四届中国戏剧梅花奖,戏剧界的专家和权威称赞他的演出:“美、帅、脆、冲、巧、溜、稳、全、新。”

1996年,时任浙江昆剧团业务副团长和演员的他,由于常年超负荷演出和繁忙的业务工作而体力透支,在一次演出中撞断了鼻骨,伤势严重,后又被检查出患有急性重症肝炎,病得起不来身。医生建议他转行,翁国生很心痛,心想:“不能演戏,我还不能导戏吗?”于是他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在学习的日子里,他不断锻炼身体,尽快恢复状态,盼望重返舞台。不到2年,他就再度出山了,他将戏剧创作理论融入表演,在戏曲舞台上塑造了众多独具特色的人物形象;他多才多艺,能演能编善导,导演了60多台不同艺术形式的舞台作品,基本囊括了全国各类的戏剧大奖,他本人连续16次获得了全国戏剧汇演的“导演金奖”和“最佳导演奖”,并二度荣获了国家政府级戏剧表演最高奖“文华表演奖”,还获得了戏剧导演梦寐以求的导演艺术最高奖“文华导演奖”;他先后出访美国、英国、法国、加拿大、德国、日本、泰国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学术讲座和戏曲表演,受到海外社会各界的热烈欢迎和好评。

 

二、京剧改革的探索者

 

浙江是越剧大省,京剧生存状态显得有些边缘,观众群体比较弱小。2004年,在戏剧市场严重萎缩的情势下,翁国生担任浙江京剧团团长。上任伊始,浙江京剧如何走出困境,如何生存发展,就成了他必须解开的首要难题。作为昆剧“秀”字辈和“盖”派京剧武生第三代传人,他始终对传统保持着敬畏之心,坚持在尊重和掌握传统的基础上来进行创新。

他创排了童话京剧《孔雀翎》。从《孔雀翎》开始,他在传统京剧舞台上巧妙融入了现代年轻人所喜爱的表演元素——歌、舞,甚至把街舞、说唱等现代最流行的艺术手段融合进京剧的表演中,迅速吸引了众多年轻人的眼球;《孔雀翎》从杭州、宁波、嘉兴一直演到上海、江苏、内蒙古,658场的演出佳绩,突破了浙江京剧团演剧史的纪录;该剧不仅占领了新市场、吸引了新观众,更使一大批新演员得到了舞台实践。随后他又创排了小剧场实验京剧《红拂》。《红拂》是对京剧的一次实验性的行为艺术,在保留了京剧中的主乐器京胡和板鼓之外,还加入了箫、笛、琵琶等吹奏和弹拨乐器,并且随着剧情的发展,不断融入一些地方民歌的哼唱元素;乐队都穿上了典雅的服饰从幕后走到台前,随着音乐节奏变幻在舞台的不同地段出现;把京剧的传统美学、现代舞台美学与当代观众的审美情趣巧妙融为了一体。“全新的导演构思和演出样式,火爆的剧场效果和票房收益,使《红拂》成为艺术家大胆颠覆传统观演理念,重新定位京剧审美系统的一次创新。”

接着,新编神话京剧《宝莲灯》也刷新了上演纪录。他主演的《宝莲灯》至今在全国各地连演了1022场,获得了社会效应和演出经济效益的绝对“双赢”。2007年,浙江京剧团一年连出3台创新戏,全年演出总场次达到415场,翁国生以新颖的办团理念、优秀的创新剧目开拓了京剧在浙江的市场,打响了浙江京剧的品牌。

翁国生还把国粹京剧这条船泊到了世界舞台上。浙江京剧团在法国、阿联酋、日本、印度、西班牙、德国、美国等国的舞台上展现国粹的魅力,收获海外文化交流的硕果。浙江京剧团与中国剧协结合创排的神话剧《白蛇传》,捧回了巴黎“塞纳戏剧大奖”;在印度首届“亚洲国际戏剧节”上,他领衔主演的神话京剧《宝莲灯》又捧回了“金质荣誉戏剧演出奖”;他导演的青春版昆曲《牡丹亭》《玉簪记》,赴许多国度演出,他被美籍华人作家白先勇称为集学院派和戏曲科班派特征于一身的戏剧导演;在“2008年巴塞罗那国际戏剧学院戏剧节”上,浙江京剧团代表中国参演的唯一京剧剧目《王者俄狄》,用京腔京韵表现了古老的希腊神话,中西文明元素成功共融,一下子抓住了西方观众的心,创新开拓了市场,外国的戏剧学者又把《王者俄狄》引荐到美国、日本、塞浦路斯、土库曼斯坦等国参演了各种“国际实验戏剧节”,皆都广受好评。

 

三、践行了“戏比天大”的人生追求

 

2011年11月,在国家文化部在武汉举办的第六届中国京剧艺术节上,浙京的南派京剧武戏《哪吒》演至第二幕时,领衔主演翁国生的脚跟大筋突然意外崩断,然而他强忍住剧烈的疼痛,稍作调整,给自己打上绷带,牢牢扎紧腿上断裂的筋脉和血管,不顾别人的劝阻坚定地赶着鼓点上场了。他说:“我能演,我能撑住,我要在舞台上保持一个京剧武生的英武形象。”那一天,翁国生这个名字感动了全场,震撼了武汉,他也被文化部授予了这届京剧艺术节唯一的“特别荣誉大奖”。事后,医生坚决要求他离开舞台。此时,由浙江京剧团创排的剧目《飞虎翁国生将军》正处在排演的关键时刻,如果主演的他此时离去,对剧组、剧团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他毅然决定坚持把这部戏演下来。在医院手术后不到100天,拄着拐杖的他就回到了舞台指导排练,短短7个月之后,翁国生就重新站到了舞台上。1年后,翁国生付出了无数心血的悲情大戏《飞虎将军》终于精彩登场,杭州的首演获得了现场观众热烈的肯定和喜爱,至今此剧已经连续在天津、山东、江苏和浙江等地演出了172场,好评如潮。2014年,年近50岁的他再度凭借《飞虎将军》在第十届中国艺术节上荣获了国家政府级的戏剧表演的最高奖:“文华表演奖”,并获得了国家文化部颁发的“全国十大艺德楷模”荣誉奖牌。

40余载,舞台上的翁国生塑造了一系列鲜明的艺术形象,作为一名优秀的戏剧表演艺术家,他用自己的一言一行践行了“戏比天大”的人生追求。

 

业绩与荣誉

 

翁国生是全国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全国“创优争先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十大艺德楷模”、国家文化部“全国德艺双馨优秀文艺工作者”等荣誉称号获得者,他曾先后导演了白先勇先生监制的青春版昆剧《牡丹亭》《玉簪记》、音乐剧《寒号鸟》《神奇的田螺壳》、人偶剧《神奇的雀翎》、新编越剧《大漠骊歌》、现代越剧《丁香》、新版越剧《百花山》《双狮图》、现代青春京剧《圆月之约》《网络恋曲》《告别迷茫》、龙江剧《木兰传奇》、绍剧《真假悟空》、童话音乐话剧《水姑娘》、新编历史京剧《飞虎将军》《镜海魂》、新编历史婺剧《铁血国殇》、现代锡剧《林徽因的抗战》、传奇睦剧《雪兰花》、传奇京剧《滚灯王》、现代京剧《东极英雄》、童话京剧《孔雀翎》、现代京剧《藏羚羊》《少年中国梦》、实验京剧《红拂》《王者俄狄》、大型旅游主题晚会《西湖之夜》《梦回沈园》、大型戏曲主题晚会《国色天香》《梨园师徒请》《飞翔的舞台梦》、实景昆曲艺术秀《南戏印象琵琶记》等60多部不同艺术样式的新创剧目。

他个人曾二度荣获国家文化艺术政府最高表演奖“文华表演奖”,并先后荣获中国戏剧“梅花奖”、国家文化部“文华导演奖”、上海国际艺术节“白玉兰戏剧奖·主角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促进昆曲艺术奖”、中国昆曲青年汇演“兰花最佳表演奖”、国家文化部优秀儿童剧展演“导演一等奖”和“表演一等奖”、中国第七届艺术节“群星奖·金奖”、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最佳导演奖”、中国戏剧文化奖“优秀剧目展演”“表演大奖”、中国皮影、木偶剧大赛“导演金奖”、中国人口文化奖·“最佳导演奖”、中国少数民族戏剧会演“优秀剧目金奖”等诸多全国性的艺术大奖,并还16次荣获全国各类戏剧会演的“导演金奖”。

同时,他导演的作品曾两次获得“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重点资助剧目大奖”,七次入围“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年度资助剧目奖”,还荣获法国巴黎中国戏曲节——“塞纳戏剧大奖”、中亚土库曼斯坦“国际实验戏剧节”最高奖“金质戏剧荣誉奖”、韩国青少年国际戏剧节“优秀演出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中国艺术节“文华优秀剧目奖”、“群星奖金奖”、中国人口文化奖“最佳剧目奖”、中国京剧艺术节“剧目金奖”、中国昆剧艺术节“剧目金奖”、中国越剧艺术节“剧目金奖”、全国优秀儿童剧展演“最佳剧目奖”、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最佳剧目奖”、全国戏剧文化奖“原创剧目大奖”和中国少数民族戏剧会演“剧目金奖”等诸多国际、国内的艺术大奖。他创立的《多艺斋》 “翁国生戏剧工作坊”被浙江省委宣传部评定为“浙江省重点艺术创新团队”,他率领的浙江京剧团荣获了全国文化系统“先进集体”之殊荣。


 


 

附件:

《杭州当代文化艺术名人》.pdf


附图:




© 2015 杭州紫阳文化艺术交流中心  联系电话:0571-87997719  浙ICP备13035709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202000355号
技术支持: 
  浏览统计:1204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