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
  • 艺术名人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名人 > 文化名人 > 艺术名人
张伟民——工笔花鸟画家的精神诠释
  发布时间:2015-09-15 浏览次数:2155

张伟民,杭州人,1955年生。1978年就读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1984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花鸟画专业,获学士学位;1986年考入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在陆抑非先生指导下,从事花鸟画创作与研究,获硕士学位。1989年任教于浙江省二轻工业设计学校,曾任艺术研究室主任、副校长、副教授。1996年调入浙江画院任专职画家。

现为浙江画院副院长、浙江画院中国工笔画研究所所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浙江省文联委员、浙江省花鸟画家协会副主席、杭州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浙江美术系列正高评委。国家一级美术师,2012年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人才”荣誉称号。

 

一、对千年工笔画的传承和创新

 

2008年,张伟民在《风月无边》创作札记中针对当时的中国工笔花鸟画状况写道:与当下商业社会的浮躁性相关联,功利性以及当下知识分子对社会影响力的趋弱,都是造成大作品、大作家“难产”的原因。对中国画来讲,中国画与新的文化背景之间尚未建立起必然有机联系,或厚古薄今,或再现代替表现;漠视艺术创作的历史文化背景,漠视社会发展带来的社会文化趋向;或以事实为艺术,把肤浅的生活代替艺术深层思索,审美取向正处于茫然状态下的骚动。

如何对千年文化的工笔花鸟画更好地传承和创新,他认为:工笔画要回眺历史与文化根源,寻找中国艺术内质的价值核心,中国工笔画要姓“中”。同时更要寻找当代的审美价值。他认为:中国工笔画首先要有它自身的价值观,有一整套的呈现中国文化状况、展示自己艺术风貌并能融入现代生活的表现形式。工笔画有一个深度的文化背景,但这个文化背景的状况是应时代的变化而发展,选择坚守则意味着对文化价值的许可。同时要确认当代文艺的走向与受众面的精神状态。工笔画从来就不担心缺乏观众,问题是什么样的受众面就形成什么样的文化价值。受众面的文化背景、社会意识也就决定了这门艺术体裁现实的地位与社会的辐射力。因而也可以说今天正是考核中国工笔画究竟能否真正融入现代文化价值体系,而非仅仅是描写实用型与装饰性的“殿堂画”。历史的机遇使我们可能重新梳理工笔画本来的艺术价值并构建新时代的文化价值。

他在创作《风月无边》时感到,工笔画其体裁的形式特征所要求的传神的生动形态与真实性、具体性,极易使作品带着一般文化观念去认识解读自然,容易在对象的自然属性的范围中作长期徘徊,极易产生进去而难以走出来的状况。

如何提高认识方式与感悟能力,将目光从外部世界转向内心世界,目观到心观,把写生对象的信息转化为对自然的冥想,在超之象外的漫游中去发展艺术的空间。张伟民认为,作为当代画家要了解两个状况:一是传统文化历程及中国文化的本源和核心价值,当代与承继的近代史的演化;二是对当代文化的冲突碰撞、误读与曲解,对繁荣背后的洞察。

张伟民把创作《风月无边》看作是一次考验,是一次心灵的跋涉,是对自己认识的一次检验,诗化的植物与创作者的心态——中国文化是中国画创作时中国人心的足迹,表现的是一种精神志向与理想的期盼;创作对个人来讲是生命状态的一次经历与体验,他认为:当代画家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是需要进行“精神洗礼”,一个精神文化的创造者的自身洗礼,一个精神文化创造者自身的精神状况是当代艺术家首要解决的问题,工笔画的状况尤为迫切。

张伟民在承担“西湖荷花”创作题材后,力求在表现“荷”,“西湖荷花”中体现出现代人对荷花审美的需求;体现出中国画艺术当代的状态;以“人文化天工”奠定转换的起点,自觉地将花鸟形色的感受转化为笔墨语汇,将生命现象向艺术审美方向转换,从自然物象转向艺术形象。

在他看来,工笔画创作者是在追寻享用中国文化所给予的博大深厚的温性之外体察与担当起新的文化建设,数十年的写生、创作,创作、写生,通过对具体对象的描绘来了解与掌握审美对象的物质形态;同时也是感悟自然灵性,寻找绘画语汇的过程。这写生的过程是画家对自然的体悟及人性润泽的过程,更是通过画家的心性主动导引将物质转化为精神的历程。画家以写生的方式将对自然、审美对象的感受以及生活体悟,用笔墨的方式表达出来,体现了一个艺术家对生命的认识、对生命华彩的表述,是生命的扩展、艺术的再现,是生命本质向社会文化方式转换的开始。在这一过程中,也许正是个人生命的延续。

张伟民的《风月无边》创作,历时数月,画面整体风格,某些方面突破了传统中国工笔画创作的绘画体系,更多地融入了宋元以后的中国画多种元素,更接受中国文化写意性的浪漫与色彩;境界上更趋向现代审美所强调的主观感受;色调上向石青发展,黑白明度上统一;手法上向潇洒与细腻二极发展;且藏且显的状态营造出一种水色的浑然的视觉效果;绯红秀色的荷花与四周虚无不定的光影变幻,绿叶以含水含色的手法轻点细染,有一种“满江红雾吹不起”的悠然与飘逸。

 

二、同行赞誉

 

陈绶祥说:唐代其后,中国画沿疏密二体的理法,经唐工宋巧的陶炼,各自有了自身的发展。形成了明清之际普遍称为“工笔”与“简笔”的两大类画风。到了20世纪中叶,不少人又将“简笔画”成为“写意画”,后来,这类称谓流行泛滥,于是,一般在国画画法的分类上,大体上便分为“工笔画”与“写意画”两大主要类别了。一般来讲,在当代国画发展的探索与民族文化精神的恢弘中,工笔画是更有现实含义与更值得重视的领域。读张伟民的新作,更感到他在这个领域中倾注了不少精力,进行了多方面的尝试,也取得了可喜的成就。

毛建波赞誉他说:数十年来,他一方面在工笔花鸟画创作领域勤奋探索,一方面认真研习画史画论,初步形成自身的理论框架。他清楚地意识到工笔花鸟画有物境、画境、心境三重境界,在物境、画境两方面,宋代工笔花鸟画已臻至境,现代工笔花鸟画的突破口应该是心境的表现:一幅优秀的工笔花鸟画同样应该精于形象而意味横生。张伟民工笔花鸟画的特点之一表现为:实入虚出、工笔意写。善取能合,融会变通。作品既葆有工笔画生动、传神、细腻的描写,又有写意画讲究气势、讲究整体的艺术氛围。张伟民工笔花鸟画的特点之二表现为:色彩的情感性,他的绘画色彩带有较强的情感因素,根据作品意境的不同,或夸张、或对比,或弱化,灵活运用不同的色调,来强调、渲染、调节画面的气氛;色彩的运用既是画面的需要,又是画家情感的外化,传达的是画家心灵深处的审美感受。在长期的绘画研求中,形成了他不同于传统工笔画的创作理念并诉诸实践,把个性化的写意精神融入传统的工笔画中;他以高格调为追求,以文化人精神为旨归,以形式的现代感为理想,终于形成鲜明的个人面貌,成为当代工笔画坛颇具实力与潜质的中坚。

邵大箴说:张伟民的学习经历,对他画风的形成有着重要的影响。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和设计专业的学习使他重视艺术的构成原理,也使他懂得艺术品制作过程的重要,认识到制作过程绝非是纯手艺的操作,而是饱含着作者感情的劳动。在浙江美术学院的学习,他在认真研读古代画论,学习和感悟艺术原理,加深了对传统绘画认识的基础上,更领悟到人文精神对绘画创作的重要性;体会到装饰、设计的原理也与纯绘画创作有相通之处。在此基础上,逐渐形成了他独特的个人风貌:在追求唯美的画面上,表达一种似有若无的朦胧诗意。

邵大箴评论张伟民的工笔花鸟画的特点是:形式感强,富有装饰性,画面的构图、势态、布局、节奏、起伏、色彩、虚实等,都在他的精心设计下步步为营。张伟民的工笔花鸟画是诗的世界,他以画面的幽静、恬淡和唯美,表达了他对自然和人生深深的依恋和淡淡的感伤。

 

三、画家感言

 

在40年的历程中,发现中的“再发现”,认识后的“再认识”。这是40年来在写生过程中逐渐感悟到的。从写物形到写物之情;识物之态到识物之性;察生命现象到察精神之虚无;从精神之虚无到追求精神的价值,这40年正可谓“以生命换取精神”。

不仅仅爱上作品所表现的内容,更是爱上作品境界与形式的一切,更深一层讲,正是爱上生活的本身,正是对理想的追寻。在40年的历程中,生命的壮阔与生命的个性意义,需要找到可以加以表现的外在形态与内在精神;可以用我自己的语言诠释对象的精神,阐述自己的审美理念。

在千年的历史传承中,中国花鸟画不需要惊世骇俗,但需要有自己的语言,那需要卓尔不群的思考、宽视野的透视力,要有自己的真知灼见,要有你一贯的品行与人格,去持之以恒,去实践探索,去找寻属于你的风格语言与境界。

 

业绩与荣誉

 

作品先后参加第六届、第七届、第九届全国美展,以及全国首届中国画大展、国际水墨画大展、中国画坛“百杰”作品展等全国性美展;作品曾获得全国美展优秀奖、浙江省花鸟画金奖、文化部“全国画院优秀作品展”最佳作品奖等奖项。1997年被中国文联、中国美术家协会授予“1997中国画坛百杰”称号。

著有《中国历代名画临摹技法和名家技法画谱丛书》《美术技法丛书》《工笔花鸟画入门》《中国高等艺术院校绘画艺术》《工笔花鸟画技法大全》等著作。《中国工笔花鸟画技法》曾在《中国书画报》和《中国花鸟画杂志》连载。作品被收录入《当代工笔精英画家选集》《首届中国画大展作品集》《全国美展作品集》;还被录入《中国现代花鸟画全集》《中国历代名家技法图典》《中国历代工笔画集》等大型画集;作品被《美术报》《文艺报》《美术》《新美术》《艺术家年鉴》等专业报刊发表与介绍。


 


 

附件:

《杭州当代文化艺术名人》.pdf


附图:




© 2015 杭州紫阳文化艺术交流中心  联系电话:0571-87997719  浙ICP备13035709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202000355号
技术支持: 
  浏览统计:1204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