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信息
  • 动态信息
  •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信息 >
往事如烟
  发布时间:2017-12-25 浏览次数:2211

2017年5月21日浙江大学举办校庆120周年活动,我在紫金港校区亲眼目睹了那恢弘的场面,情不自禁的拍照留念。往事如烟,历历在目,思绪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我出生在浙江省永康县象珠公社四村大队,在象珠小学读完六年小学,其中二至六年级担任班长。1966年9月升入荷园初中(永康四中),那时候象珠区8个公社只有一座初中,小学毕业,能够升入初中的比例还不到10%,所以我是幸运的。

1966年夏天,文化大革命序幕已经拉开,9月1日我们到学校报到,发的不是语文、数学、物理、化学的课本,而是一本红色封面的《毛主席语录》,说是课本还在印刷过程中,让我们耐心等待。结果整整等了一个月,课本还是没有发下来,上级领导说这学期课本不印了。10月初开始,全国掀起大、中学生革命大串联,学校全面停课了。

我们学校的同学,胆量大的,串联去了北京、天津、广州、重庆,那时候坐火车、汽车都不要钱,凭学生证就可以上车。我胆量比较小,串联只去了杭州,住在杭州望江门杭五中。平生第一次乘坐电车,从望江门到湖滨。在西湖边第一次看到红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人,真的很好奇,感觉自己与世界接轨了,我与外国人近距离接触了!

我第一次去西湖,感觉西湖太脏了,西湖上的船开动时,湖底泛上来很多人的粪便。那时候杭州居民全都用木板制作的马桶,一些居民随便将粪便倒入西湖,并在西湖洗马桶。这样的西湖,还不如我们农村的池塘,那时候我们农村的池塘水清啊,都可以游泳啊!

从杭州回永康,远距离串联的同学还没有回来,我们在学校耐心地等待。

1967年夏天我去金华父亲工作的工厂度假。文化大革命的烈火从城市烧到农村,从学校漫延到工厂,学生队伍分裂了,工人队伍也分裂了。金华成立了造反派、保皇派两大组织,学生、工人、农民纷纷选边站队,开始是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后来发展到武斗了。工厂、农村的民兵组织都有枪,有手榴弹,造反派组织成立后也分发了枪和手榴弹。我父亲的枕头边就放着手榴弹,白天,我父亲工作时,我会悄悄的拿出手榴弹,旋开后盖,拉出拉环,看看手榴弹的导线有多长。我父亲是手艺精湛的铁匠,那些造反派的头头腰里别着驳壳枪,身后跟着两位扛着三八大盖枪的警卫员,经常光顾我父亲的铁匠铺,要求我父亲给他们打造大刀、长毛、匕首。

这个暑假刚过去一半,坏消息来了。我的二叔也是我父亲同工厂的工友被步枪子弹打骨折住院了。要知道干铁匠都是一个使小锤,一个使大锤,两人一搭档。二叔受枪伤,工厂缺人了。我父亲问我是否愿意做铁匠学徒,若愿意,就留下。当时我才十三周岁,反正学校也不上课,于是我答应留下了。

做铁匠的学徒真苦啊!每天用10磅的大锤打铁,我的身高不够,就在地上铺设砖头木板,我站在木板上使大锤,满手血泡,手掌那个痛啊,经常撑不开! 星期天还要去做义工,响应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的号召,用锄头铁镐去挖防空洞。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由徒弟变成了师傅。我带着徒弟给农民锻造铁犁、锄头、柴刀、砍刀、斧子等农具,也制造剪刀、菜刀、杀猪刀、铁榔头等家庭用具,木工工具、瓦工工具、简单的医疗器械我都能制作。

铁匠干久了,越来越觉得自己缺少文化知识,求知欲越来越强烈。于是我想上大学。一九七三年夏天我回永康象珠,向大队、公社申请推荐上大学。那一年我们公社有一个工农兵上大学的名额,大队是推荐我了,但我们公社有15个大队,这仅有的一个名额,被相邻的大队抢走了。我的大学梦破了。

一九七三年十二月我报名参军。那一年全永康征兵60人,平均一个公社差不多只有一个名额。非常幸运,我如愿以偿应征入伍了。

在部队我如饥似渴地学习马、恩、列、斯、毛主席的著作,通读了《资本论》,并反复学习毛主席的《实践论》、《矛盾论》,思想认知能力有了显著提高。我成为师直属队的理论学习骨干,曾陪同师政委出席军部召开的理论研讨会,听取军长张明、军政委魏金山的理论学习报告,连当时的南京军区政委廖汉生也有过一面之缘。

一九七五开始,我服役的部队缩编,暂停从战士队伍中选拔干部。

一九七七年十一月高考恢复了,但我所在的部队不能参加高考。一九七八年三月,我去师政治部咨询,回复说我们部队的战士今年是否可以参加高考还不确定。

我申请退伍。一九七八年四月我担着106斤书籍从部队回到了家乡永康。

我去荷园中学参加了二个多月的高考复习。复习期间,我的好几篇作文被学校作为范文印发给高中毕业班的同学阅读。其中一篇《我的理想》,至今我还记忆犹新。“老师问:徐广元,你若考上大学,将来的理想是什么?我回答说,我会珍惜时间,认真读书,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做一个有文化、有知识、有担当、有体力的社会主义劳动者,让工厂实现工业生产机械化、电气化、自动化,届时我只要坐在荧光屏前,就可以指挥、操纵工厂的机械化电气化、自动化生产”。

1978年7月7、8、9日,我在永康清溪中学考场参加高考答卷。7月的永康,天气真热啊,那时的考场,不要说空调,就连普通的电风扇都没有。我的坐位在考场中间第一排,每天下午的考试,我都会带着一个脸盆,打满一盆井水放在桌子底下,考试时将双脚浸入水中,用这种土办法来实施降温。

考试成绩揭晓了,我是永康县象珠区8个公社的文科第一名。一边是办理体检、政审,一边是亲戚朋友、老师同学的祝贺,我晕了,有点飘飘然了。

录取通知书送来了,录取的是我自己选择的第一志愿:杭州大学政治系。

我的大学梦终于实现了!从1973年就想上大学,足足延迟了5年啊,这5年可是我的青春岁月哦。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从工人、农民、解放军,再到政治系的大学生。接触的人群不同,思想认知也就不一样。

从此,怎样去正确地认识世界,怎样去正确地解释世界,怎样去正确地改造世界,就成为我一生奋斗不息的命题。

© 2015 杭州紫阳文化艺术交流中心  联系电话:0571-87997719  浙ICP备13035709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202000355号
技术支持: 
  浏览统计:1204254